「真實發展指數」(Genuine Progress Indicator, GPI)

引用來源: 葉家興:古地圖無法導航──從GDP指標到GPI指標

jyeh30's 的頭像

… 美國著名的經濟評論家卡拉貝爾在最近出版的《領先指標》書裡,描述了當前經濟指標出現的時代背景,然後再一一說明,為何他認為這些數據已經遠離當初創造它 們的時代,例如:在生產供應鍊分布各國的全球化時代,嚴守國界計算的GDP,其描述現況的能力相對不足。GDP成分中的淨出口(出口對GDP為正項,進口 對GDP為減項),就完全錯誤計算了如iPhone等外包生產普遍的全球化貿易的真實面貌。在當今大數據的時代,我們有沒有可能用一組像航空儀表板一般的 立體指數,來度量我們經濟所處的狀態?

《領先指標》培養讀者對於GDP等主要經濟指標的批判思考,建立歷史深度的理解。作者在書中提到的內陸小國不丹所使用的「國民幸福總值」 (Gross National Happiness),也愈來愈受到各國政府重視。近年來經濟合作發展組織(OECD)倡導「走出GDP」(Going Beyond GDP),廣獲聯合國、世界銀行及各國政府的認同。2013年,OECD提出美好生活指數(Your Better Life Index)架構,而台灣主計處也在同年完成首次國民幸福指數統計,並公告指出與OECD 34個會員國及2個夥伴國相較,台灣排名為37國中的第19名。

主計處在8月29日再次發佈2014年國民幸福指數,台灣又比去年進步一名。 統計中發現台灣在「物質生活條件」面向,表現明顯優於「生活品質」面向,後者又以「環境品質」領域敬陪末座。整體而言,官方報告認為台灣幸福指數亞洲居冠,台灣人比日本人、韓國人幸福。不過,網路一片「你信嗎?」的留言。

在媒體上,政府公布的幸福指數與傳統經濟指標相比,似乎得不到更多的重視。畢竟。「幸福」的衡量,主觀成分過重,指標中包括什麼、不包括什麼,可能都會大幅影響排名。幸福指數也不像GDP等指標,讓人可以直觀體會其含意。

相 形之下,《領先指標》書裡未著墨的「真實發展指數」(Genuine Progress Indicator)可能更有潛力作為GDP的補充,甚至替代GDP。「真實發展指數」(GPI)最早由研究機構「重新定義發展」(Redefining Progress)提出,強調希望從生活感受來看待經濟富足與永續性。例如,養育子女、家事勞動、志工活動等不被計入市場活動,但對社會產生正面影響的要 素,應該列入GPI的組成。反觀,對社會產生負面影響的要素,如污染、毒品、暴力、犯罪等,則應從GPI中扣除。有興趣的讀者,可以參考維基百科條目中GPI詳細的加項與減項

在 《60億人的幸福互助會》書裡,引述日本自1955-2000年人均GDP與GPI指數的比較。這段期間,日本人均GDP成長8倍,但人均GPI只成長 60%左右;並且,人均GPI在1985年之後的15年,就基本上不再呈現成長趨勢,保持在140萬日圓(以1990年價格計算)上下擺動。

同樣的結果也在美國呈現,美國公共電視台比較1960-2004年美國人均GDP與GPI,發現(以2000年美元計價)兩者在1960-1980年有亦步亦趨的成長,但其後雖然人均GDP從23,000美元持續增長到37,000美元,但人均GPI始終保持在15,000美元上下,非僅不再出現成長,反而近年有輕微下滑的態勢。

雖然世界各國的GDP仍呈現增長,政治領袖也以此為經濟施政的目標。但觀察世界各國實質薪資20年不動的現實,房價的飆高卻無情地貢獻了GDP。然而,這種帳面上GDP增長,GPI卻無動於衷的現象,恐怕不是這個年代的社會中堅所感受到的富足與永續。

致力GDP增長的政治領袖,或許真如卡拉貝爾所言選錯了標的:數字好看人民也無感,數字難看政敵卻猛批。或許GDP等經濟指標早已落伍,放眼未來的未知世界,我們車上的GPS導航系統,需要不斷更新地圖資訊;因為古地圖無法導航,也不能告訴我們下一步何去何從。

About yinung